快捷搜索:

我要你现在清场这家店咱们建仁学院包了

到了有间客栈,秦阳就发现店家正跟人争辩:“几位你们不能这样不讲道理啊,我这收了人家定钱,这突然不给人留了,让我以后还怎么做生意啊。别人谁还敢信任我,不能这样啊。”
 
    “少废话,定金的钱我们双倍退他们,总之我们住定了,钱少是吧,两倍,不三倍,我要你现在清场,这家店咱们建仁学院包了。”
 
    “对包了。”
 
    一伙人把店家围了起来,秦阳他们虽然没有太听清起因,但也听了个大概,这是来自建仁学院的队伍,现在听说有人付了定钱,想要不讲规矩的,强行入住。
 
    不等秦阳说话,萧天炎直接冲了过去:“吵什么吵,这里秦院长早就定下了,你们哪凉快哪呆着去。”
 
    “小子,你算哪根葱,什么秦院长马院长的,不认识,滚远点。”
 
    萧天炎大骂:“小子你种,连圣域学院的秦阳也敢惹,你死定了,死定了!”
 
    听到这里秦阳算是明白了,怪不得萧天炎这么热情呢,感情他是给自己树敌呢。
 
    虽然萧天炎使坏,给自己树敌,但是这建仁学院的人也属实太嚣张了,店家那么跟他们说,他们还要强住,也太没道理了。
 
    想到这里秦阳走了两步,到了近前:“我是圣域学院的院长秦阳,这里我们提前定了,有问题吗?”
 
    “秦阳?不认识,管你什么羊啊马啊牛的,总之钱我们赔,但是店我们住,明白吗?”
 
    建仁学院一个像是管事模样的人,态度非常恶劣,秦阳好话说尽,就是不买账。
 
    “要是我不明白呢?”秦阳冷冷地说。
 
    “不明白?小子你怕是不知道咱们建仁学院的厉害吧,看样子你也是来参赛的,那你们的人还是滚蛋吧,别看咱们上届只争个第二,但是今年肯定是第一,圣域学院?没名没姓的学院,还是别来丢人了。”
 
    那人话音才落,就感觉脸上凭空多了五个手印。
 
    当然打他的不是秦阳。
 
    而是另有其人,这人出手之快超出了秦阳的想像。
 
    “玛的,不开眼的东西,秦院长也是你能惹的,波旬还不道歉?”
 
    “可是长老我?”
 
    啪!
 
    叫波旬的负责人,左边五道手印还没有消,右边脸上又平添了五道手印。
 
    “听不清我的话吗,道歉,知道秦院长是谁的徒弟吗?”
 
    波旬摇头。
 
    突然出现的老者哼了一声:“谅你也不知,我吴广就告诉你,人家秦院长可是太浩元的徒弟,也是你能惹的?就算秦院长在怎么样,你也不该惹秦院长生气,听明白了吗?”
 
    这吴广前面的话还好,后面的话潜台词已经非常清楚了,秦阳没什么了不起,别人只是惹不起他的师尊而已。
 
    本来秦阳还想感激这个吴广,现在看来没这个必要了。
 
    所以秦阳心安理得地往那一站:“好了,那个波……旬是吧,没听清长老的话吗,现在向我道歉吧。”
 
    吴广果然是出来护短的,无非打波旬两巴掌就让波旬保住一条命,这账他心里算得比谁都清,但是没想到秦阳早就看穿了此人,做出如此举动,脸上马上露出不悦:“秦院长,虽然是我学院的管事不对,但是您这样真的好吗?”
 
    秦阳心想:“我管你好不好,你这吴广护短也不带这么直接的吧。”
 
    哼了一声,秦阳说:“吴长老,而我感觉很好啊。”
------------
 
第七十八章 有志不在年高
 
    吴广听完一脸的轻蔑:“年轻人,说话不要这么狂,若非老夫痴长你几岁,你以为你可以这样跟我说话?虽然你是太浩元的徒弟,但是年轻人,我吴广有一言相赠,你后面的路还很长,我吴广可不想你因此事而毁了大好前程。”
 
    秦阳没想到这吴广不但护短,还一付倚老卖老的样子,马上不爽起来。
 
    心里不爽,但是脸上却带着笑容,说:“吴长老,我尊重你一把年纪,可您如果这样的为老不尊的话……”
 
    “那又如何?秦阳你难道还敢动手不成?”看得出来,吴广对于秦阳的事迹是一无所知,或者他所认识的秦阳,同样是来自传闻。
 
    秦阳继续微笑:“自然不敢先对吴长老出手,免得有人说我不知尊老爱幼。但是如果吴长老强要出手,我秦阳也管不了那么多!”
 
    吴广大怒:“好啊,秦阳这可是你自己找死,回头就算太浩元来了,我也有话说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